韦奇奥宫大厅的阿玛纳蒂之泉

1555年,佛罗伦萨雕塑家、建筑师巴托洛米奥·阿玛纳蒂(Bartolomeo Ammannati 1511-1592)开始为佛罗伦萨与托斯卡纳大公科西奥·美第奇一世(Cosimo I de’ Medici)建造大厅喷泉。艺术家将作品寓以“佛罗伦提娅”(Florentia)之寓言,为大公的政府增光添彩。此时,佛罗伦萨刚刚完成了她历史上第一条公共引水渠,这一造福于全城百姓的公共服务设施极大的提高了大公的公众形象,向世人展现了一位爱民如子、致力于美化城市的王公形象。为纪念此工程的落成,大公决定韦奇奥宫(Palazzo Vecchio)的五百大厅。在他眼中这座喷泉具有“高贵的社会功能”,艺术史学家加里奥·卡洛·阿尔甘(Giulio Carlo Argan)在其著作《意大利艺术史》(《Storia dell’arte italiana》, Sansoni, Florence 1968)中对此解释道:

“(阿玛纳蒂)展现了16世纪后半叶意大利宫廷面临的形势,尤其是美第奇宫廷……这是一种衰落,这些宫廷丧失了真正的政治权利,却又顽固不化、因循守旧,试图极力阻止特权沦陷,被迫给予日新月异的外部世界虚假的自由许可,道德在他们这里已经沦为约定俗成的礼节性表面文章……阿玛纳蒂深深地感受到这种价值观的危机……于是,他将自然层面的美提升至适应于社会层面的优雅。”

这座喷泉的雕塑表现了诸神创造水的故事,作品中出现了六位神灵:亚尔诺河神(Arno)、丰饶女神色列斯(Ceres)、天后朱诺(Flora)、泉水女神卡斯塔里娅( Castalia)与严谨之神。但是喷泉从未放置在原定的韦奇奥宫,一开始被用来装饰波波利(Boboli)和帕拉图里诺( Pratolino)花园,之后一部分雕塑被移送巴格鲁国家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Bargello)。2011年,所有的部分重新团聚,回复了她们华美典雅的原貌。

2017年1月2日

韦奇奥宫大厅的阿玛纳蒂之泉

Firenze
Via del Proconsolo, 4

[fb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