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罗尼的“城市景观”,真正的城市荣誉作品

作者  朱赛比•弗兰基

1915年马里奥•西罗尼来到米兰的时候非常穷困,甚至无法将自己的妻子马蒂尔德一起带在身边。当时的米兰是意大利最时尚最傲慢的城市,但笼罩在战争的乌云下,对未来无法预知。

跟同代的年轻人一样,西罗尼被这个城市深深吸引。它的节奏、灯光、建筑…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兴奋,他已经深感自己融入到这个城市所展现的每一分情景中。但相同的城市情景对不同的人来说各异:对未来主义者来说这里永远充满机遇,即将开始新的神话;但对于西罗尼来说并非如此,他在给妻子的信件中这样写道:“米兰周遭被机器的轰鸣声笼罩,如果不能对单纯物质需求作出抵抗,这个城市对我来说就只是纸醉金迷的商业都市而已了。”

西罗尼一方面对城市的现代时尚着迷,一方面又努力防止自己沦落为物质主义者。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西罗尼于20年代早期创作了著名的系列作品“城市景观”。他笔下的米兰街景远离那些常规的固定图景,其表现手法更靠近未来主义风格。西罗尼努力保持自己的独特性,不为城市主流思想所惑,但又真正沉浸在城市情景中感悟体会。”城市景观“中的绘画都表现出双重内涵,以城市为主角延展开来,范围极其广泛:一方面展现城市充满能量高度发展下的快速扩张;一方面揭露着发展下的黑暗面,表达出发展激情下个人的孤独和恐惧感。

在这个”城市景观“系列中,西罗尼选择的主角基本都是荒凉的无人居住区,空档而死寂。而正是这种建筑林立与空档死寂形成的强烈对比令人尤感震撼:虽然无人,却好似能感受的人的踪迹,人的呼吸和人的凝视。你很难想象城市中会有这种好似沙漠的冷清感, 难以想象这个里程碑似的城市在作品中丝毫没有展现揭示出他的各项繁华,因为这里只有高墙、大道、仓库、汽罐。正如当时著名文化评论者玛格丽特•撒尔法蒂所说:“西罗尼将这个肮脏城市中的美丽和壮观重新展示给受众。”

慢慢的,西罗尼在艺术界声名鹊起。他参与了广泛的壁画及公众作品创作,但这种艺术活动在40年代早期被停止。于是西罗尼又重新回归到阔别20多年的城市景观作品创作中来。

这次的回归,城市景观在画家的手中颜色更为深重了,好似沾满了焦油的锈铜,油腻厚重了双翅。西罗尼仍旧激情作画,但他的画笔更象艰难在天空跋涉,疲惫布满墙壁,沉默笼罩屋舍。有时一幅画布上,西罗尼或刮或破,似乎以这种方式表现劳作的辛苦。这与他第一批“城市景观”创作风格中闪烁期望光芒的未来主义风格大相迳庭。

这套新“城市景观”作品1943年由杰西出版社(当今的“布莱拉出版社”)出版发行,是西罗尼的后期作品,他的创作视角几乎都是在夜晚,从黑暗处观察。如“汽罐的天空”作品(1943年由乔瓦纳蒂收藏,如今保存在罗帷莱托博物馆),展现的是白色的牛奶罐,但在黑暗乌云下更多让人感到的是肮脏的灰黑。

但西罗尼绝不是末日悲观主义者,他在荒凉景观的作品背后总是试图表述出深入而柔和理念,展现他对这个城市景观无法割舍的热爱。

曾有人这样评论过西罗尼的城市景观作品,称它们是对伟大城市的一种赞颂。这种说法似乎很矛盾,但实际未必。城市的壮观对于西罗尼来说,并不是要表现城市发展建设中“伟大的分类和进取”,而是人类在城市发展中经验的获取和心灵的构筑,这才是具体实质。西罗尼清醒地明白这一点并精确运用他的画笔描绘衬托城市的灵魂。这里没有任何过多的无谓修饰,城市每时每刻运行过程中的人的犹豫、艰难和悲伤就是这城市最真实的主角。

我们讲“画如其人”,这里的作品,无论是创作元素还是精神意境都可谓“画如其市”。

2014年1月24日

[fb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