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迪瓦拉罗圣地,赛西亚谷的耶路撒冷

蒙特迪瓦拉罗圣地的建立得益于当年方济会的大力推动。在君士坦丁堡被土耳其人征服之后,前往耶路撒冷朝圣成为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时,一位曾在圣地工作多年的方济会成员提出了这样的建议:“既然我们不能去圣地,何不将圣地带来这里呢?”这位方济神父就是贝尔纳迪诺•凯米,十五世纪末米兰人,他在有了这个想法后即将其付诸行动,开始寻找建造“新耶路撒冷”的地方。

最后他在赛西亚谷的瓦拉洛找到了新圣地,这里当时曾属于米兰主教区。贝尔纳迪诺还得到了当地一位贵族的经济支持,兴建工程随即启动,建设主旨为:以最简易的方式复制最形象的圣地。

赛西亚谷的这片山地变成了新的“耶路撒冷”(至今,仍需要弯腰进入);一旦进入,可以挺直腰身的那一刻让人不禁想起耶稣升天的景象和那些清晰足印。这些小教堂或神龛在圣地建设前散落在森林中,只有个别是表现耶稣生活场景的雕像:其中一个放置耶稣受难石的神龛,其中的木制雕像如真人般大小,现今被存放于瓦拉洛博物馆。

圣地工程真正取得突飞猛进是在大约1514年,著名艺术家高登扎•法拉利加入其中。高登扎生于瓦拉洛附近,曾经与拉斐尔一起参与著名的“签字厅”工程。

身兼建筑师、画家和雕刻家身份的高登扎充分理解神父贝尔纳迪诺·凯米的想法,他首先参与了耶稣诞生系列神龛的修建,后来又在圣山最高处设计修建耶稣受难堂。高登扎的艺术主张和灵感直接而真实,是各项工程的实践者而非单纯指挥旁观者。

今天,高登扎的许多作品被保护起来,无法近距离欣赏,其摄人心魄的感官影响力已不如直面来得震撼。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充满艺术激情的现实主义作品仍然魅力无穷。有时欣赏画在墙上的壁画,活灵活现好似雕刻出来的立体作品;而真正的雕刻作品,为了加强真实感,被披上真人衣服,以马毛做头发,玉米须做胡须。他的作品主人公从来不虚化,全部来自真实生活,平民百姓、饮食男女,平常生活中现时现地的主角。

高登扎的杰作之一就是耶稣受难教堂。当年还允许进入教堂直接欣赏的时候,你会看到耶稣受难像并不是如其他教堂中的受难像被吊挂在十字架上,而是就站立在人群中央,或在你身旁,或在他人身后,如此贴近而真实可及。如今的雕像群被保护起来,不能再近距离观赏。不过两个圆形防护玻璃罩又允许你渗入参与其中,最大限度感受体验。

圣山工程并不止于高zha deng此。十六世纪末,圣卡罗在这里举办了众多的祈祷仪式,圣山由单纯建筑添入宗教人文情愫,持续了近半个世纪之久。

此时又出现了新的天才人物,塔兹奥•达•娃拉罗。他原籍阿拉尼雅,在赛西亚谷山上。他曾经在罗马、那不勒斯与卡拉瓦乔共事。塔兹奥和他的兄弟乔瓦尼一起参与圣山工程,他们修建的神龛和教堂好似一个真正的戏剧舞台,大容量的人物原型表现出其非凡的导演才能。他们的设计创作尽量忠实高登扎作品,但概念已经不同:宗教光环只在外表显现,或要仔细观察人物的动作行为而去辨别。这里教堂被改建成一个舞台,不再允许你去身临其境体验人物,而是需要视觉的深度体验与思考。

如今,经过两个多世纪的建设,瓦拉洛圣山成为一处独一无二的圣地。其宗教作品规模之大令人称奇(仅神龛就有超过五十个之多),无与伦比,从起始阶段散落在丛林中的几处小教堂发展到遍布整个瓦拉洛山地。

它的另一独特之处为:没有门(更不必门票),没有参观时间限制。可以白天或夜晚随时随刻来此参观,特别是在夏日的夜晚,借着手电筒的光线欣赏神龛的雕像作品,那种经历和感觉无法形容。

 

Photos via:
www.flickr.com/photos/1240/5532649840/ flickr.com/photos/albategnius/10165008135/ www.flickr.com/photos/andrearr/3926281104/ www.flickr.com/photos/davidhammond/2908984193/ www.flickr.com/photos/eutal/4795954856/ www.flickr.com/photos/eutal/4795958276/ www.flickr.com/photos/gnafopiu/5608452689/ www.flickr.com/photos/masito/3343177614/ www.flickr.com/photos/noras_et_narie/8094771220/

2014年4月16日

蒙特迪瓦拉罗圣地,赛西亚谷的耶路撒冷

瓦拉洛

[fb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