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的祖卡里宮,邓南遮颓废派的前兆

对于祖卡里宮来说“它就像一瓶精华,收集了罗马所有的美丽景致”。这是出自加布里埃尔·邓南遮的作品《快乐》的主角安德雷亚·史佩雷利之口。

哪种舞台布景更适合意大利唯美主义的小说呢?在一些建于十六世纪初的房间里,散发“浓郁持久”的玫瑰芳香,渗入水晶高脚酒杯中,宛如一座“透明监狱”,通过“更好地给予宗教上或是情感上的奉献”,使得它们看起来“超凡脱俗”。

祖卡里宮像一个在圣三一教堂广场上闲逛的叛逆纨绔子弟,常以震惊那些关注它的人为乐。在格来高里亚纳街上的三张怪脸面具是一种十七世纪颓废派运动代表者的典型古怪态度的前兆,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间,他们渴望做真正的艺术作品和真正的生活。

然而,意大利模仿流派的代表人物,乌尔比诺画家费德里科·祖卡里(1539-1609)想把自己的住所作为一个能够向公众展示自己才华与天赋的地方。所以最后它被保留在了街道上。

祖卡里宮自1913年开始被马克斯-普朗克作为艺术史研究所和赫兹图书馆,该图书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于意大利艺术的档案室之一,近年来由恩里科·德·盖和胡安·纳瓦罗·巴尔德维格进行全面翻修。最近,在图书馆的地下室里发现了可能与鲁库罗的罗马别墅有关的遗迹。

艺术和生活在此相协调。

 

用作家加布里埃尔邓南遮《快乐》一书的主角安德烈•思铂莱利的话来说,畅游在祖卡里宫“是一种收获,这里好似一个罐中的精髓,涵盖了罗马所有的甜蜜。”

意大利唯美主义小说的最好景点在哪里?它隐藏在十六世纪处建造的房屋中的“浓重”的玫瑰香水中,沉浸在好似“透明监狱”的水晶高脚杯里,蕴含在是“灵魂”的“美好想象里,是一种宗教或爱心奉献”。

祖卡里宫,作为圣三一广场的卓越景观,给留意它的游客无不留下深刻的印象。它位于格里高利街,三面环绕的建筑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艺术家对生活艺术真谛的渴望的一项典型杰作,又透露着十七世纪的颓废风格。

这是乌尔比诺艺术家,意大利矫饰派的代表费德里科•祖卡里(1539至1609年)的作品,他把才华和自己的实力展示给公众,将祖卡里宫永远它留在街道上。

祖卡里宫自1913年设立了马克斯 – 普朗克研究所艺术史和赫兹图书馆,是在意大利艺术及世界艺术史上最重要的图书馆之一。图书馆近年由恩里科·德盖和胡安·纳瓦罗重新装修中,在地窖最处发现可能与古罗马龙岛别墅有关的古迹。

艺术与生活在这里和谐匹配。

Photos via:
www.metalocus.es/content/en/blog/new-bibliotheca-hertziana-juan-navarro-baldeweg www.colorasnc.it/NomeGallery/la-bibliotheca-hertziana galerie.biblhertz.it/it/#jp-carousel-1338 europaconcorsi.com/projects/89683-ALBERTO-PARDUCCI-BIBLIOTECA-HERTZIANA-ROMA www.domusweb.it/it/notizie/2012/05/04/baldeweg-al-maxxi.html www.cuspidemagazine.com/2012/05/roma-metropoli-biblioteca-hertziana.html www.biblhertz.it/it/attualita/eventi/mostra-slub-dresden/

2014年8月7日

罗马的祖卡里宮,邓南遮颓废派的前兆

罗马
Via Gregoriana, 28
+39 06 699931

[fb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