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会说话的雕像,古代的社交网络(第一部)

作者  阿尔贝托·马诺多里·萨格瑞多

政治讽刺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喜剧。

喜剧演员凭借他的笑话,立意和台词来赢得观众的笑声,但是一旦涉及到从普拉多拉丁戏剧时期到当代人的习惯,到他们行为上的矛盾,到人类的虚伪,喜剧都比不上以往的成功。现在模仿那些掌控政权的男人和女人才是真正的讽刺,以自由原则作为正当防卫,这似乎同样是在玩弄政治。

对于公众来说,在电视上,网络上和报纸插图上出现的一件带有讽刺意味新服饰,被争相模仿、讥讽、打趣的行为,这些都是很新奇的,但实际上却并非是新鲜事。对于政治的讽刺,源远流长,因为长远以来都有反对或是持不同意见的声音出现,作为地区间交流的工具和城市的古迹而使用,就像赋予了一具会说话的灵魂一样被人们所从了解熟知。

通常他们是雕塑类,因为人形石像给人以永恒之感,就像一只历史的无形之手为其写下的一纸判决。

在罗马,古老石像的声音,在城市的许多地方都可见,因为担心制度的压迫,只能私下发表批评之声,但由于全民对其的共识,那些眼睛雪亮的民众,以一己之力在各处张贴布告,以此泄愤。

会说话的雕像——它们被这样称呼——五个古代雕塑和一个现代雕塑。一个位于一座宫殿的角落,一个在路边,第三个在凡西诺广场附近,第四个在一座美丽教堂的旁边,第五个靠在一边,最后一个在罗马老城的交通干道处的壁龛里。

帕斯奎诺

罗马会说话的雕像中的第一个也是最知名的一个叫做“帕斯奎诺”,现在它被重新挖掘:它从多米齐亚诺体育场的一角废墟里被挖出来,现在被安置在纳沃纳广场上。那个古老的体育场(弗莱文家族的最后意愿便是看一场圣女依搦斯殉难的戏剧,罗马贞女将一生献给了位于贝尔尼尼的四河喷泉前的那座由波罗米尼建造的美丽教堂)由著名的雕像所装饰。在这些雕像中,有一组《伊利亚特》中所依记载的人物,其中就有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将勇敢的帕特罗克洛斯的尸体拖出战场,因为敌人在把他杀死之后,并没有毁掉他的身体。看到那组完整雕像的人,便会想起展示在佛罗伦萨西诺利亚广场上的佣兵凉廊里的作品。

帕斯奎诺在1501年的时候开始“说话”,或者至少可以追溯到BURCARDO的第一部固定文献《日记》,里面提到第一部“讽刺”教皇亚历山大十六世的文章,刻在博尔吉亚的纹章上(可以看见里面有一头公牛):“教皇,我对你预言,你以前可能是头牛;牛,我也向你预言,你以前可能是教皇。”

用笔写下对政治的讽刺,贴在帕斯奎诺雕像上,使其“说话”,尽管教皇的的审查官在不断替换,但仍然有着批评抒发不满的人在,不仅仅是匿名的文人,也有文盲,还有像之后我们所熟知的伟大的作家像彼得罗·阿雷蒂诺 、雅各布·桑纳扎罗和巴尔达萨雷·卡斯蒂利奥内。

另一方面,帕斯奎诺雕像位于帕里奥内的中心地带,从文艺复兴时期到二十世纪,大量的古董书商,印刷商和印刷厂收集这些诗并出版成读物。

再者,在中心地带或是在附近,还有瓦里切丽安娜图书馆,安吉莉卡图书馆,卡萨那图书馆和罗马学院图书馆。

总之,帕斯奎诺的诗作艺术和思想与沟通的艺术引领了那个年代和主题。

显然,教皇的权威是受攻击的对象,不是出于宗教原因,更不是因为信仰——因为帕斯奎诺的话语和讽刺诗从来没有触及过教条,仪式和信仰——但总是有反对者做出激进的或是过于暴露人们缺点的行为。

因此,伟大的圣比奥五世被讽刺为欢迎异教徒的迫害:“几乎是到了冬天,如同烧木材一样烧死基督徒圣比奥,让其习惯于地狱之火。”

教皇西斯托五世在其在位的五年间,进行了罗马改革,在罗马郊区和拉齐奥山脉上与土匪进行艰难的斗争,其仍是帕斯奎诺攻击的对象,考虑到罗马城和整个领土被武装警卫占领,他放下铁链和大刀,感叹道:“我为自己的冷酷无情而高兴。”

然而,当卡米洛·博尔盖索被选为枢机主教,更名为保罗五世,在圣彼得大教堂的门前,帕斯奎诺突然提到:“继卡拉法家族,美第奇家族和法尔内塞家族之后,博尔盖索家族应该新盛了。”

乌尔班八世巴尔贝里尼教皇委托贝尔尼尼为圣彼得大教堂建造一处龛室,根据税收所显示出来的情况,帕斯奎诺说:“乌尔班八世的胡子很漂亮,大赦年结束,便强行增税”。它的矛头转向拥有权势的教皇英诺森十世的弟媳唐娜奥林匹亚,教皇去世之后:奥林匹亚说:“奥林匹亚,没心没肺”(曾经是虔诚的,现在是不虔诚的,是罪人)。

教皇的权利越来越大,发生的事件越来越多,直到庇亚城门事件发生的前夕。意大利皇家军队包围了教皇庇护九世,在1870年9月,帕斯奎诺又将目标转向教皇,这次给圣彼得大教堂的圣水钵送去了消息:“圣父赐福,这有一个可怜人,想要送给你们一把伞。它不是很好,但是我没有更好的东西了,我想问:‘这对我有什么用?’。雷神老者,是否会有暴风雨?”

虽然帕斯奎诺的声音不再是唯一的途径,也不再能引起一个时代的反响,但是从未消失,而是被现代的通信手段所取代。

还记得在1938年,希特勒参观罗马的前夕,挂于雕像上的那篇著名的匿名讽刺诗:“我可怜的罗马石像,你浑身都是草图,被画家所欣赏,来自统治者的需求。”

其他会说话的雕像的名字叫“马尔福里”、“卢克雷齐娅夫人”、“路易神甫”、“狒狒喷泉”和“拉塔路的脚夫”。

当帕斯奎诺被禁言了之后,换言之,当雕像被武装警卫日夜严密守卫之后,并没有发生混乱,因为民众自此已经被允许表达自己的心声。

马尔福里

事情并不总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即使帕斯奎诺沉默了,马尔福里还在批判,躺在海浪里的海之神,从奥古斯都废墟中重新被发现,并放置在马梅尔定监狱的前面,在那里,监禁这罗马的俘虏和两位传道士彼得罗和保罗。由于害怕教皇的决策,马尔福里被转移到圣马可大教堂的前方。但是马尔福里在罗马的旅程并没有结束,因为之后它又被带到卡比托利欧广场,在此更容易被看管。

因此,在十七世纪中叶,由于教皇英诺森十世的决策,讽刺诗将矛头对向他,马尔福里最后“定居”在卡比托利欧广场的新宫的庭院内,在那里可以欣赏美景,却失去了他的声音。

马尔福里和帕斯奎诺间留下了许多著名的对话,因此得意重新找到那些文章,诗篇和讽刺之词,在黎明下的两个雕像就犹如是在法国掌权的境况中,1799年禁止了所有宗教之人身着带有其职业信仰或是宗教团体,亦或是教会的服饰,比如在脖子上系有一条黑色丝巾。马尔福里问帕斯奎诺:“帕斯奎诺你告诉我,今天早上你戴了黑丝巾?你们是有什么聚会吗?”;帕斯奎诺回答道:“我告诉你,他们已经禁止教士佩戴黑丝巾了。而我戴着它是为了给罗马共和国送去圣油!”。

Photos via:
www.flickr.com/photos/bstorage/5856003908/in/photostream/ www.flickr.com/photos/31565409@N05/6082149259 www.flickr.com/photos/90694047@N03/8276212624 www.flickr.com/photos/eva_galeria/5504814794/ www.flickr.com/photos/stefania_pepoli/3085431256/ www.romaspqr.it/roma/Statue/St. marforio.htm

2014年7月30日

罗马会说话的雕像,古代的社交网络(第一部)

罗马
Piazza Sant'Egidio; Campidoglio

[fb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