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信片上永恒的“吻”

吻,依旧是吻。卡图罗在诗中深情热烈地呼唤:“成百个吻,上千个吻,再加上百个、然后千个,然后又重新开始成百上千个,除了吻,还是吻!”

画家乔瓦尼·南尼也热爱以“吻”为主体的画作。他曾经设计绘制过许多名信片,主题就集中在“吻”上:那是旅行者的亲吻,或将他们的思念送到远方的爱人身边,表明自己的爱意(或是背叛)。这里的吻是“吻别”,是一种恋恋不舍的“再见”,乃至“永别”!

不管是世人眼中的“法式舌吻”,还是法国人认为的“佛罗伦萨式香吻”,同样的,或手拉着手,或拥着肩,亦或抚摸秀发,吻前对视的慵懒而憧憬的眼神,伴随不经意的轻俯,微闭的双眼将神秘轻轻封闭,拒绝任何打扰,在黑暗中尽情品尝细节,回味甜蜜。

正如大作家马赛尔·普鲁斯特所描绘:“每一个吻都在呼唤下一个吻的到来。”

2014年3月17日

[fbcomments]